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4res | 02-Feb-14, 16:56 PM | 一般 | (238 Reads)

 Picture

Philip Seymour Hoffman poses for a tintype (wet collodion) portrait at The Collective and Gibson Lounge Powered by CEG, during the 2014 Sundance Film Festival in Park City, Utah. (Photo by Victoria Will/AP Photo/Invision)

 

好像才不久前,我才在某個外國News Feed看到今年Sundance Film Festival,有Artist為某部份出席演員手拍攝Vintage藝術照,Hoffman的臉在裡面。是的,現在這刻,我還是沒法相信,網絡新聞相中那一張張臉,無論是The Master的教主冷臉、Capote的妖性冶艷、Magnonlia那護士的尷尬笑容、Synecdoche, New York的百變年紀,俱往已。業已早歸塵土,不再動彈。

 

才46歲,畢竟也太年輕了吧。還好像仍會活靈活現,還會繼續在銀幕上發熱發光的樣子。畢竟,自2005年《冷血字傳》Capote一角讓從來只擔大咖的他擔正,我的看戲生涯幾乎每年都會看到他,以各自不同的形象出現,俱盡顯風華,以各種英姿俘擄觀眾。那些畫面許多還會在腦際盤旋,重溫仍經典。畢竟好演員的魅力,就是透過角色的穿透而讓人心馳神外,忘卻演者本身。Philip Seymour Hoffman,當代最好的演員之一,的確做到了。

 

在網絡世界,一個生命的殞落,好像沒代表甚麼。畢竟用名字一按,千萬角度的喜怒哀樂表情的圖片和影片,依舊能被重溫無礙。他好像仍活著,以各種的載體,但你會明白,剛剛在2014年2月2日,荷里活失去了甚麼,世界失去了甚麼。

 

201402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