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4res | 19-Nov-13, 14:06 PM | 4res 電影 中長評 | (483 Reads)

感受,是即時性的,是情緒性的。是缺乏愛之下容易滋生的。是不可抗與不可抑的。能與之共舞的,才是高手。 

簡單如單車換了肽而突然變速,或在習慣步行的斜道以慢跑下之。我們卻有種嶄新的感受。那不在乎速度,只在乎變異。就像我們習慣了火車小巴航機之速度而視之如無物一樣,突然的變速才讓我們產生恐慌。產生感受上的變異。

想起電影《引力邊緣》(Gravity),主角Sandra Bullock要在和地球物理法則完全不同的外太空和「外自然」搏鬥,所有日常常識已不通用,更惶論有別人施予援手,於我,最大的敵人一定是自己的惶恐。就算你是科學家,能準確預測殞石軌跡,在意外的瞬間,目睹同僚臉孔被衛星碎片像泥膠般刺穿,自己的氧氣筒的存量不足10%,還可以淡定如昔,抑或默然把自己放棄待死神降臨算了?

所以我覺得George Clooney這角色很神。朋友說那是美國(知識分子)佬的浪漫,在調侃說俄國衛星站有Vodka,在關鍵時刻捨己為人,教主角學懂放手。那爵士音樂是他播的,相信很少科學家有他這種藝術鑑賞感;在他看來,臨終時還能享受那奢侈的北極光美景,應該算是人生篇章的完美收結。

太空漫遊,本就不該是星球大戰,應當如此殘酷與人性。衛星碎片襲擊,身處太空的人類根本束手無策,人類本能求生戰,在浩瀚的宇宙裡,既神秘又渺小,種種物理常識,於此根本不適用,只能眼巴巴看著餘下氧氣標示量?但生命,不就本來就是跟大自然搏鬥,一關一關過,適者生存嗎。除了諸多驚險的太空鎗事故及如殞石般的衛星碎片外,生存意志屢受挑戰,敵人是自己,朋友也是自己。

架空又陌生的太空,宏觀若此,就像哲理上的比擬:傳說我們讓傷口沒那麼痛的方法是拉wide、宏觀看世界;但原來一旦拉至看不見人類的時候,陌生而無助感頓生,就是因為我們不著邊際。

驚險90分鐘後回到陸地,那海水、泥土、鳥聲蟲鳴,竟是那麼親切。甚至連無形的空氣,都是。今天我們take for granted的日常,竟然是如此彌足珍貴。

★★★★☆